院里有棵大槐树

热度0票 浏览199次 时间:2019年6月10日 10:43
  □李天相
  去年八月的一天,万荣县老家漫峪口村的村长和驻村第一书记,来到我在运城居住的小院。因我家老房位于村中央十字路口,希望我能给予支持和配合。听到他们的建言,看到他们登门拜访的盛情,我二话没说,完全同意村委会关于推倒南房和土院墙的建议,只希望施工时尽量不要损伤院里那棵大槐树,他们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。
  院里那棵大槐树,我展开双臂也抱不住,主干约有四米高,树冠东覆院中央,南伸老房顶,西跨弟院墙,北掩院照壁,枝繁叶茂,伟岸挺拔。原来父母老宅坐西朝东的门前,从南向北共有五棵,现在仅存最南边、最高、最粗的一棵。
  这棵大槐树,是祖父亲手栽培的第二代。最北头那棵小槐树东面是我家石磨坊。祖父说,磨坊东北角原有一棵年代更久且很粗壮的老槐树。
  祖父身世悲苦,命运多舛。回到祖籍后,施恩于他的三位叔父先后过世,他一人继承了四份产业。祖父一边读书、一边务农,后又到距家三十公里远的潞村(今运城)开了个杂货铺。正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,孰料1937年7月7日“卢沟桥事变”,凶狂残暴的日本鬼子长驱直入,当年11月就占领了运城。在那国破家亡、兵荒马乱的年月,祖父心一横,把货物全部廉价抛出,换成硬通货银元沉到井底,关门歇业,离开运城返乡。
  回到老家,祖父把已经干枯的老槐树刨开,不久,树根四周竟然奇迹般地冒出了新芽。欣喜之余,他担水浇灌,很快就长出了小苗,他又把小苗移栽到门前屋后。几经反复,五棵幼槐先后成活,祖父才把老槐树的根窝用土坯垒起来。
  五棵幼槐渐渐长大,父亲在兰州的布匹生意也有了起色。上世纪50年代初,父亲腰包鼓了起来,毅然弃商务农,回家后建造北房三间、东房三间,院墙全部翻新,还用银元置换土地,一路增至30多亩。1949年我出世,给这个人丁不旺的家族带来了希望,增添了欢乐。新中国似朝阳喷薄欲出,家道中兴,祖父牵着我的手在五棵槐树下捉迷藏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过着甜蜜幸福、老少同乐的生活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我和年轻的五棵槐树是在阳光的哺育下,在风雨的滋润下成长起来的,自然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
  1957年,父亲给五棵槐树贴上大红纸,送走了刚从闫景中学(时称万荣一中)初中毕业就出嫁的姐姐。1969年,他又贴上大红纸,为刚从高中毕业的我娶了媳妇。1973年,妻子生了个大胖小子,祖父高兴地坐在炕头,抱着重孙亲个不停。望着华发长髯、精神矍铄的祖父,我说:“爷爷,你闻见槐香了吗?树是你亲栽,我是你亲孙。”耳聪目明的爷爷嘿嘿一笑,说“槐荫庇佑,吉人天相”。
  这棵大槐树,见证了我家四代人的繁衍生息,诉说着祖祖辈辈的阴晴悲欢。岁月不老,韶华易逝,时代更迭,槐树常青。
  今年清明过后,工匠在老围墙的基础上,砌了镂空造型、波浪起伏的蓝砖白灰墙。从墙外看,大槐树好像穿上了花裙子,更加俊秀靓丽,又好像一位睁开睡眼的老人,正仔细观察着周围日新月异的变化。我和老伴商量,待槐香四溢、花木翠绿、西三间北房改建成村史展览馆的时候,再回漫峪口去,给大槐树浇浇水,在乡下多待些日子。
(编辑:杨晶茗)
                      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赌博网站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赌博网站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赌博网站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|  |  |  |  | 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赌博网站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90001